风月大陆 第七章 妙计去敌

    时间:2018-05-16 然而,没有等到于凤舞实行她的计划,一个万分紧急的情报送到了艾司尼亚。
      「楚越、武安和鲁甸三国的军队都已经调集到边境,就要进入我国的境内。」
      随着于凤舞往下看,她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更加凝重起来。
      这一次三国出动的军队合计超过一百二十万,其中鲁甸的军队就达六十万之多,楚越派出了三十五万的军队,武安也有二十五万。
      虽然说这三国并不是统一行动的,但是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法斯特帝国最混乱的时刻,可以说,目前的法斯特帝国,根本就是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卫,来抵挡这么多军队的攻击。
      三国的军队分成七路,已经完成了集结,说不定明天就会打进来了,可是法斯特帝国内部还在进行内战。想到这一点,于凤舞不禁有些暗自头疼,偌大的帝国难道就要毁于一旦吗?
      因为事情万分紧急,原本是一次检讨叶天龙行为的家庭会议,也只好临时变成了紧急的国务会议。
      出席会议的,除了最初的两个当事人叶天龙和倩公主外,还有于凤舞和晨月,柳琴儿和龙灵儿等人则自觉的退场了。
      「哈,这样一看,我们这样算不算是一次家庭内阁会议啊?」
      相对于于凤舞和晨月等人的认真严肃,闯了大祸的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危机感,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于凤舞和晨月。
      「你这个家伙……」
      面对这样一个生性就缺少正经两个字的男人,于凤舞和晨月不知道是应该气还是笑,不过对于这个男人奇怪的创造力和惊人的观察力,她们倒是有几分惊讶。
      内阁会议,这个名词实在非常有趣,又相当的贴切。
      「好,我们现在就召开一次内阁会议。」
      好玩心最重的倩公主更是兴高采烈的拍手赞同叶天龙的提议,将这一次会议正式定名为内阁会议。对于她来说,只要和叶天龙、于凤舞两个人在一起,就十分满意了。
      正当于凤舞和晨月暗自摇头苦笑之际,门外的侍女进来稟报,国务秘书月如大人求见。
      于凤舞和晨月同时为之一愣,她们没有想到月如居然会主动前来拜访。作为大陆上两个最出名的女人,于凤舞和月如也曾经见过数次。
      而晨月和月如相互之间也可以说并不陌生,因为双方都曾经在暗中对对方进行过详细的了解,甚至在晨月的内心,还对月如有着一点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      不过,自从月如出任国务秘书,随着叶天龙的不断改变,于凤舞对于月如就有了不同的看法。她的直觉和理智都在告诉她,月如在叶天龙的身边对他产生的影响相当大。
      因此,这一次回来,于凤舞就準备要找月如好好谈一次,尤其是她回到无忧宫和倩公主见过面之后,更觉得月如的不简单。光光是看倩公主对月如的相信,就让于凤舞心中更想好好认识一下月如。
      「请她进来吧!」叶天龙端坐着,沉声发令道。
      片刻功夫,就听到堂口传来环珮叮咚,弓鞋细碎,接着一位绝世的丽人出现在门口。云堆翠髻,雪舞素腰,樱口朱唇,丰润秀慧,正是以歌舞惊世的月如,现任法斯特帝国的国务秘书。
      「月如小姐,欢迎欢迎。」
      于凤舞和晨月转向月如,两张娇艳绝美的粉脸上同时泛起了动人的微笑,但她们话语之中却隐隐透出一种面对外人的礼节和冷淡。
      「于大人、晨月小姐,你们好。」
      冰雪聪明的月如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地位,因此她在向叶天龙和倩公主行礼之后,十分自然的向于凤舞和晨月打了一个招呼。
      「你既然出任国务秘书,就应当知道如何做好分内的事情。」等到月如落坐之后,于凤舞便十分直接乾脆的开始责问她:「在现今的局势之下,让天龙他接替倩公主登基,实在是最不明智的做法。难道你想我们遭受众人的围攻吗?」
      「于大人,我想你是太看重我的能力了,主上他决定要做的事情,那是谁也改变不了的。何况,让倩公主来挑法斯特帝国的重担,实在是有些过分了,主上也是为了爱护倩公主,反正迟早要做的事情,我们为何不用快刀斩乱麻呢?」
      面对美女战神的指责,月如的表现不卑不亢,软中带硬。于凤舞和晨月不禁暗自点头,就凭月如这样的表现,叶天龙让她担任国务秘书,并不是什么错误。
      「你自己好好看一下,然后再告诉我,你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快刀来斩呢?」于凤舞平静的说道,同时纤手轻扬,那份刚刚送到的情报便慢慢的飞向了月如。
      举起手,月如正準备伸手去接,却见那张记载着情报的纸张急速下降,落到她的前面桌案上时,又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放上去一般,没有丝毫的响动。
      看到如此神乎其神的一手,月如的脸色微微一变,以她以往对于凤舞的了解,于凤舞并没有具备这样绝世的武技,显然于凤舞在最近一段时间里,有了一个全面的突破,可以说,她的武技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      同时,月如也明白,于凤舞这样的来一手表现,含有警告和震慑自己的意味,目的是告诫自己,不要想动什么别的脑筋。
      「真不愧是美女战神,这一手令人歎为观止。」
      月如十分镇定平静的朝美女战神微微一笑,伸出兰花指,拿起了桌案上的情报,飞快的看了一眼,粉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,但并不是什么吃惊和担心的神色。
      「该来的,终于还是要来了。」月如轻轻歎息了一声,视线从情报上移开,迎上了于凤舞的视线:「这三国老早就想着要入侵的,只不过现在给了他们一个最好的时机。如果这样的良机,他们都不能把握的话,就实在是不够聪明了。」
      「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,想来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。」在旁静观的晨月淡淡的说道,她的话让叶天龙和倩公主的眼睛同时为之一亮。
      「晨月小姐真的是会开玩笑,您实在是看得起月如了。」月如不禁微笑起来,那双会说话的秋水明眸闪动着愉悦的光芒。
      「你何必要这样装模作样呢?有什么应对之策,就该马上开口说出来。」坐在上位的叶天龙忍不住出声,其势威猛强悍,带着一种令人不得不服从听命的强势威态。
      看到叶天龙在一瞬间所流露出来的那种君临天下的惊世神态,于凤舞和晨月同时感到心中一震。
      这一次回来,她们见到了叶天龙在性情上的不少改变,但是没有想到,叶天龙的身上居然会多了这样一种前所未有的王霸之气。
      「就是这样一种王霸的气势,天龙他竟然有如此大的变化,看来的确是已经具备了登基为王的资质。」
      心中忍不住暗暗发出惊歎,于凤舞和晨月心念电转。
      尤其是晨月,以前她虽然认定叶天龙是天下第一人,但也仅仅是因为相信那个天下第一人的预言,以及这个男人令人不解的运气。
      说实在的,从前的叶天龙身上就缺少这样一种气势,真正的天下第一人的绝世气势。而这种气势,又只能是与生俱来的,绝非后天可以培养的。
      没有想到,叶天龙在发生魔化之后,居然连带着气势上的这种转变,莫非说天下第一人的预言,真的是这样开始的吗?
      但这并不是于凤舞所想要的道路,她相信叶天龙在自己的帮助之下,能够成为天下第一人,但绝不是要让叶天龙为了成为天下第一人走上魔化之路。
      相对于凤舞的喜忧参半,晨月却是大为兴奋。叶天龙能够有这样的改变,足以让他向天下第一人之路迈出了最坚实的一步。
      「是,主上。请给我三天的时间,必当为主上解去三国之敌。」当于凤舞和晨月心中的各种念头一闪而过之际,月如已经用十分恭顺的语气向叶天龙回答。
      「三天就可以吗?这一次可是要应付来自三方的七路大军,绝非玩笑之事。」倩公主在一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见到月如自信的眼神,又不像是在信口开河。
      「当然,我怎么敢拿这事当作儿戏。」月如望着倩公主,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道。
      此刻,坐在一边的于凤舞和晨月眼中同时闪过了一丝明亮的光芒,但随即便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      「很好,那么就看你在三天之内用什么退敌了。」叶天龙欣然点头。老实说,他心中对于月如这样的承诺,也感到不可思议。
      「不过,这一件事情,还需要晨月小姐的帮助。」话锋一转,月如十分认真的对晨月这样说道。
      「要我帮什么忙啊?我可是手无缚鸡之力,哪里能够帮上什么呢!」和于凤舞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,晨月转首含笑望着月如,丽音悦耳。
      「我需要借助晨月小姐的人脉用一下。」月如笑意盈盈,从袖中抽出了一份文书,递给晨月说道:「在大陆的诸国权臣之中,晨月小姐没有一个不认识的,而且还知道他们的喜好和为人,我想请晨月小姐将这几位的详细资料提供一份给我。」
      看了一眼月如递过来的文书,晨月不禁哑然失笑:「你可能还需要我提供礼物吧?」
      「这样是最好的了,现在的国库吃紧,有晨月小姐您这一位大财阀的支援,我们就可以节省很多花费了。」
      此言一出,众人不禁发出了轻鬆的微笑,会议上那一种无形的紧张和沉重气氛,也一下子消失了。
      「我想你已经派人出发了,对吗?」于凤舞收起了笑容,望着月如和声说道。应该说,月如用她的表现,获得了美女战神的认同。
      「是的,我已经派出了八队人马,但是还需要更多的人手,主上的天龙密谍应该在这个时候好好发挥一下了。」月如知道不能隐瞒于凤舞,乾脆十分老实的把事情都讲清楚。
      「好,我会马上派人通知计无咎,让他调动天龙密谍,全力配合你的工作。」于凤舞显示出了一个兵家的果断,一旦认定了,就会全力以赴的去做:「具体要怎么做,就由你告诉计无咎。」
      说到这里,于凤舞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叶天龙,柔声说道:「天龙,你觉得这样做如何?」
      「很好啊!你做事,我一向都会支援的。」叶天龙想也不想的回答道:「因为我的美女战神,从来就没有错过。」
      心神微震,月如飞快的从于凤舞、晨月和倩公主的身上看过,见到她们都是认为叶天龙的话理所当然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,她不禁对于凤舞在叶天龙心目中的地位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。
      ※ ※ ※
      宫灯四照,红烛高烧,牙床锦被,小鼎炉中飘出一缕缕异香,令人神软目眩,流露出无限的春思和遐想。
      叶天龙昂首阔步跨入了房中,环目四顾,一股暖洋洋的春意袭上心头。他明亮的眼睛里,突然升起一丝异常的光芒。他,似乎领会到了一些什么特殊的味道。
      果然,从旁边的帷锦处传来了一阵叮叮咚咚的沐浴的水声,真不亚于一首美妙的乐章。接着,是美女战神柔美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。
      「天龙,你先坐一下,我马上就出来。」
      心神蕩漾,叶天龙忍不住轻轻地蹑至帷锦前,不知是想欣赏美女战神沐浴时的娇躯,还是要偷窥她美妙绝伦的赤裸娇躯。
      轻轻拉开一丝,透过轻纱的幔子,他全神贯注的凝视着,那一具美妙绝伦的赤裸娇躯,在轻纱水汽的缥缈之中,更令人歎为观止,为之神魂颠倒。
      端坐在白气氤氲的浴盆中,于凤舞就像是一位缥缈于云端的仙子,又像一朵娇娜柔媚的出水芙蓉。
      她白净细腻的肌肤,就像是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,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粉臂藕肢,修长匀称的玉腿,足以使人心蕩魂飞。
      那一双凝霜堆雪的玉乳,刻画出优雅绝伦的美妙曲线。那丰盈高挺的香峰,真可令人垂涎三尺。它是柔软轻盈的,却又是丰满坚挺的,充满着诱人的魅力,激动着叶天龙心中强烈的原始的佔有和征服慾望。
      还有那光滑柔软的肚腹,那神秘又美妙无比的三角区域,显示着它无可抵抗的魅力和女人无可比拟的骄傲。
      坟丘一样的玉府嫩户,曲线优美,肉慾动人心弦,萋萋的芳草布满丘峦,紧密地软伏在其上,给人一种驯良优雅,楚楚动人的风姿。
      点点晶莹如明珠碎玉的水珠附在美妙的娇躯上,举手投足之间,闪烁着动人的光芒,这是一股令人心醉神驰的风姿,产生使人意醉神迷,发疯发狂的冲动。
      叶天龙再也忍受不了于凤舞这娇艳优美艳丽胴体的无穷诱惑,直闯她的浴室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
      装模作样的惊呼,娇颜绯红的于凤舞从浴盆里站起来,一只纤美如玉的素手按在美好的酥胸前,偏偏从指缝间露出了那艳光四射的嫩蕾柔珠,樱桃一般粉艳的顶端,一滴小小的晶莹水珠挂在上面,似坠非坠。
      伸出双手,叶天龙的胸膛起伏,呼吸急促,他就像是一个刚刚见到女人胴体的毛头小子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      娇笑声中,赤裸裸美艳的美女战神,睁大着喜悦的明眸,纵起娇艳嫩软的嫩白身躯,投入叶天龙那宽大雄壮的怀中。
      这纵身入怀的欣喜亲密动作,让叶天龙十分的满足和兴奋。
      他的双手紧紧搂着于凤舞,狂热地亲吻着她红红的脸蛋,口中喃喃地说道:「凤舞,你真美,你真是一位美艳盖世的绝代尤物。」
      于凤舞回吻着,在叶天龙的耳边腻声说道:「还记得我们在长大以后的第一次重逢吗?」
      想起在大湖的军中,叶天龙的心神更快迷醉:「记得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的你……」
      一边说着,他的狂吻从于凤舞的粉脸移到她秀美的脖子、纤柔的胳膊,又将头埋入那丰满柔软的双乳之中,纵情地享受着她乳房的丰满、柔嫩、腻滑和酥软。
      「好好爱我吧!我不想离开你。」感受到叶天龙心中强烈的爱意和慾望,于凤舞也不禁情迷意乱,一边挺起酥胸承受他的爱吻,一边娇喘吁吁的说道。
      「我绝不会离开你,绝不……」叶天龙一边喘息着本能的说着,一边打横抱起于凤舞的柔腻娇躯,直奔床榻。
      一时之间,娇喘吁吁,间有低吟哀求。罗帐锦帷之中,低颦浅笑,浪漫多情……
      刺激灼热之感吞噬着他们的每一寸肌肤,但见他似花蜂採蜜,又似狂蝶戏蕊,花招百出。
      恣意狂欢,死去活来,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的高潮,终于再一次的魂飞魄散,直上九重云霄,于凤舞的娇躯渐渐地浑身软了下去。
      在绝世名器浅涡深吸的强力吸啜下,叶天龙也兴奋到了极点,随着一声怪叫,炙热的元阳有力的射进幽深的花房尽处。
      第二天醒来,叶天龙蓦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多了柳琴儿和龙灵儿,而且这两个美人原本红润的粉脸上透出一丝疲倦和无力,显然是用劲过度的缘故。
      「你们这是怎么啦?」叶天龙不禁有些惊讶,又十分心疼的说道。
      「天龙,你听我说,她们是因为你的缘故,才会用劲过度的。」依然骨酥体软的美女战神,慵懒的从床上坐起来,深情的望着叶天龙道:「因为我们大家不想你继续这样魔化下去,我好担心某一天,你可能会彻底魔化到六亲不认的程度,那时,我们就……」
      珠泪盈眶,于凤舞的神情充满了担忧和悲伤,叶天龙的心顿时为之颤抖,一时之间,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。
      「答应我,好好配合我们,把你心中的魔性除掉,好吗?」
      于凤舞的软语柔声和万千深情,足以让百炼的金刚化为绕指柔,再看到旁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虽然没有说话,但也用温柔的目光望着自己,叶天龙的心几乎要完全熔化了。
      「好,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。」叶天龙温柔的捧起于凤舞的粉脸,温柔但坚定的望着她的明眸:「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。为了你,我什么都可以放弃。」
      两个人深情相视,旁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也是热泪盈眶,为之深深感动。
      ※ ※ ※
      接下来的几天,叶天龙开始专心接受于凤舞的治疗。
      第一个疗程三十三天,除了于凤舞、柳琴儿和龙灵儿三人的同心携手洗涤他的心灵,转化他的魔性外,还要服用晨月根据于凤舞所写的药方特製的药,目的是让叶天龙的性情稳定下来。
      熬过最初艰难的五天后,叶天龙的性情渐渐稳定下来。而朝中的大事,都交给了于凤舞、晨月和月如组成的班子进行处理。
      这三人的配合十分绝妙,于凤舞的军政、晨月的财政和月如的内政,均是令人无可挑剔的。内阁的名称,也在这个时候,成为三个美丽女人的代名词。
      月如的妙计很快在鲁甸、楚越和武安三国产生了作用。
      在鲁甸和楚越,接受了重金贿赂的权臣们开始反对进军法斯特帝国的计划,而市面上,更是流传着领军出征的大将图谋不轨的种种谣言,国君的猜忌在权臣们的挑拨下,变得越来越大。这一下,鲁甸和楚越两国的进攻计划便无限期的搁浅了。
      武安则是受到背后英西帝国的威胁,不得不停止攻击法斯特的计划。因为月如派人买通了英西帝国的权臣,在他们的怂恿下,英西帝国的军队在武安的边境集结,重新準备开始前次未完成的大业。
      排除了外患,刚刚接位登基的叶天龙也没有获得什么喘息的机会,因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之间的战争停止了,他们双方都打出了上京勤王的旗号,开始合力向他发起攻击。
      各地的诸侯领主,也是纷纷响应号召,帝国全境二十八个州,除了叶天龙自己控制的几个州外,几乎是全部竖起了反旗,或者採取了不合作的态度。
      对艾司尼亚构成严重威胁的,还是海鹰扬的鹰扬军团。在和吉里曼斯达成停战协定之后,海鹰扬马上指挥着他的鹰扬军团,一路杀过来。
      几乎是转眼之间,南方的十五个州,他已经拿下了六个州,而前锋就要抵达艾司尼亚的门户──清江州。
      迫于局势,于凤舞只好带着军队前往清江州,毕竟能够和海鹰扬抗衡的,也没有几个人,而且叶天龙现在的情势,已经不容许有任何的闪失。
      随同于凤舞一起前往清江州的,还有龙灵儿和柳琴儿,因为第一个疗程进行得十分顺利,现在叶天龙已经不需要她们再费心力,只要坚持每天服用特製的药物便可以了。
      于凤舞在离开艾司尼亚之前,再三叮嘱晨月,让她注意要叶天龙按时的服药。第一个疗程还剩下十六天,这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,因为这个阶段非常关键。
      就在于凤舞带军离开艾司尼亚的一天后,叶天龙便也带着左兰心和玉珠前往黑门巴城,进行利用神殿力量对付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的大计。
      「艾司尼亚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,我想你和月如联手,一定可以把所有事情处理好的。」
      这样的和晨月告别之后,叶天龙便踏上了前往黑门巴城的路途,随身携带着晨月赶製的药物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色姐妹插姐姐_四房色播网手机版_成人色五月_色狗电影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