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女双修

    时间:2018-05-14 此时,我的下体早已经坚硬如铁,粗大的棒身直直的向上指着,表皮筋络纠结,巨大的香菇头顶端微微有些润湿,红箍高高鼓起,红芒耀眼。
    安妮伏在我的双腿之中,浑身发软,小嘴已经塞不下我的物事,双手上下律动,丁香小舌轻点着香菇头,气喘嘘嘘,两腿之间已是洪潮泛滥。
    玉莲突觉下体一阵空虚,鼻息中闻到一股甜香,勉强睁眼一看,原来是我把手指从她蜜桃中抽出,放到了她的鼻端。
    手指上沾满了玉莲高潮时流出的蜜汁,散发着浓浓的芳香。
    骚货,你的水儿真多!我把沾满她淫液的手指伸向她的嘴边,淫声笑道:自己的东西,尝一下,美不美?玉莲扭动几下脖子,红潮娇豔的玉面几分不依,几分羞赧,杏眼水汪汪的,慢慢地吐出香舌先轻轻的舔了舔那沾满自己爱液的手指,接着檀口轻啓,将整根手指含在嘴中,就那么吸吮起来,一边吸,一边眼中还射出勾魂蕩魄的豔光,媚惑着我。
    若非亲见,谁又能想到平时总以淡雅高贵,雷厉风行,守身如玉的女强人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玉莲,此刻却是一副春情勃发,蕩意媚人,豔绝无伦的美态。
    拍拍正在缠绵吮吸物事的安妮,我示意她坐起来,把另一只沾满玉莲淫液的手指放到她的嘴边,笑道:口干了吧,来,用点蜜汁滋润滋润。
    讨厌!安妮离娇嗔着,但小嘴却是把沾满着她母亲玉莲淫汁的手指含了进去,轻轻地舔弄吮吸,眉眼如丝,春情蕩漾。
    手指在安妮的小嘴中撩拨了几下,便抽出来抚上了她的嫩草地,红红的花瓣中夹着一粒珍珠般大小、茁壮挺立的肉芽,那是她的红疙瘩。
    沾满淫液的手指巧妙地拨蹭着那充血饱满的红丸,鲜嫩的肉芽在指缝间被摩擦挤压。
    安妮顿时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,涨红的玉容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,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,身子朝床上倒去,与她妈玉莲并肩躺在一起,两腿微屈,腿根处色泽鲜豔,红润有泽,湿滑一片,滴滴点水,散发着迷人的幽香。
    突感手指一疼,原来是玉莲见我只顾着玩弄安妮的香巢,心生醋意,嗔怒地咬了我插在她嘴里的手指一下,眼睛瞄向被安妮吮吸吞舔得犹如钢枪般的物事,双腿大开,下体的水流不止,花瓣滴水,已经浸湿了床单,乌黑发亮的毛草紧贴在花瓣的两边,红豔豔的沟壑如婴儿的小嘴一呼一息,楚楚生动,勾魂蕩魄。
    是时候了!骚×,等不及了是吧?我嘿嘿一笑,拉过玉莲的大腿就把她翻到安妮的身上,挤压着,小腹磨着小腹。
    这是两母女第一次如此香豔地拥抱,实在是刺激无比,玉体火烫,面如熟桃,羞红着脸不敢看对方。
    啪啪两声,我在玉莲的肥臀上拍了两把掌,玉莲娇叱不已,会意地双腿微屈把屁股翘得老高。
    安妮在我的示意下如八爪鱼一样把玉莲紧抱,双手搂住了玉莲的脖子,双腿交叉着撑起玉莲的一条美腿环住了她的腰。
    我蹲在两女的后面,手指掰开玉莲蒜头似的两半肥臀,坚硬如铁的火烫物事对準了美妙的洞儿,提气凝力,坐马沈腰,龙头一抖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,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香菇头传来。
    玉莲娇嫩的洞儿依旧是如此的紧窄温暖,层层娇嫩之间的褶皱,如同一个九转连环,一道道紧紧箍住我的物事,象有无数条舌头在摩擦舔弄着,那奇特的感觉真是世间少有,舒服得我不禁呻吟出来。
    啊……呃……物事的粗大令玉莲感到那里仿佛被撑爆了一般,连连叫喊。
    淫呼浪叫,更激得我像疯狂似的,就像野马驰骋疆场,不顾生死勇往直前、沖锋陷阵一样,打桩一般全部钉进玉莲的体内,用足腰力猛抽狠插,一下比一下强,一下比一下狠,接触的地方好象有无数个火花爆绽,滚烫的快感一波波从股间传遍全身,沈重的蛋蛋撞击在玉莲的肥臀之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。
    她整个人都快眩晕了,猛的向后一仰头,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向后甩来,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娇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似的,整个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。
    四肢象八爪鱼一样进缠着安妮,娇美的胴体向她挤压磨擦,纤腰轻扭,香臀摇摆,不住地逢迎着我的奔腾,磨擦着安妮的三角。
    火热粗壮的物事,贯穿了她的下腹,那股酸酸、痒痒、麻麻、趐趐的快意滋味,使她娇吟不绝:哎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厉害……加油……啊……汗水湿透全身,强大的沖击一波接着一波,如钱塘江的浪潮永不休止,高速的活塞运动发出了兹兹的声响。
    强大的力道让玉莲丰满润滑的玉体随着我的动作前沖后激,眼前天旋地转,一股绯热的感觉从她身体里掠过。
    我伏在玉莲的背上,双手紧捏着她傲人的双乳,力道时轻时重,直弄得她不自觉地浪态百出,星眸蒙胧,脸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豔的桃红色,圆润的粉臀挺耸起来,高迎着我的重击,屁股扭糖似的轻摇,哀声叫道: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嗯嗯……不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你、你……你插的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她叫的越欢,我的兴致越发的高涨,深吸一口气,物事顿时暴涨,直顶得玉莲狂翻白眼。
    逐渐加快了的节奏,百十下过后,就发觉玉莲的温柔里像抽搐般的颤动,蜜汁更是泉涌,使得物事在里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,配合着玉莲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,一上一下两处淫声合在一起,骚媚入骨。
    而她粉嫩的花心则慢慢张开,将物事前端包裹起来,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,让我感到异常的舒畅。
    强烈的快感让我如虎添翼,低叱一声,物事直进直出,强抽强插,下下直抵娇嫩,次次都中花心。
    玉莲只知奋力地扭动柳腰,耸动丰臀,迎合着我的,口里忘情地淫叫: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顶、顶到……肚子啦……啊……不……行了……突然,她感到自己的蜜桃里热流急涌,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,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,螓首频摇,突然一声娇呼: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要……嗯……要泄了……玉莲的花心处传来了巨大吸力,紧跟着一股浓浓的热流从花心喷出,直浇在大香菇头上。
    我强压住狂涌的精意,连吸口气,依然丝毫不停顿的全力沖刺着。
    高潮过后的玉莲喘息未定,就感觉好象有一根烧的通红的铁柱在自己的下体高速进出,粗的要撑破自己紧窄的花径,深的每一次都顶中娇嫩的花心,力道重的好象要刺穿她的身体。
    安妮在她的身下被刺激得欲火狂躁,双手紧抱着她的玉背,好象要将两人的挤爆。
    我的手掌毫不惜香怜玉地插进了四只粉嫩的大奶子中间,将玉莲一对浑圆挺硕的捏得形状大变,一根根手指就像要嵌进她胸脯一般,一道道雪白的乳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。
    虽然玉莲感到有几分痛感,但很快被翻江倒海般的快感给淹没了。
    汗下如雨,香汗浸浸,全力的击打持续了将近半小时,玉莲被弄得高潮了三、四次之多,全身舒畅,骨酥筋软,香汗淋漓,娇喘吁吁:宝贝…心肝肉…要死了…不行了…你…你就饶…饶了我…我吧…啊…妮子…救妈妈…啊…淫叫中又是一股浓浓的淫精喷向香菇,玉门一张一合,挟得我也大叫一声:骚×…啊…呃…我…我也要……要射…射…了…被玉莲的一烫,紧跟着物事暴涨,背脊一阵酸麻,一股烫热的阳精喷射而出,射得玉莲浑身一抖,紧紧抱住安妮,银牙紧咬,双拳紧握,屁股猛挺,承受着那热而浓的阳精一射之快。
    玉莲已是气若游丝,魂儿飘飘,魄儿渺渺,吻住了安妮的小嘴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找回她的魂魄。
    我也紧压着玉莲的胴体,猛喘大气,把无数次的浓精一股一股不断地向她体内深处射去。
    怎么形容那最美妙的享受啊?真是:红光柔柔裙带松,乱云飞渡仍从容。
    天生玉莲仙人洞,无限风光在乳峰。
    终于轮到安妮这个小骚货了,她妈妈玉莲刚被剧烈的蹂躏而昏厥过去,她便推开她,骑到我身上,对着我那依旧坚挺无比、沾满乳白色精液与她妈妈的物事坐了下去。
    巨物的进入让她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,凤目迷离,檀口大张,身体绷的笔直,脸上、颈部、乳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。
    物事进到还有一小节棒身露在外面的时候,她停下了,再向前进阻力陡然加大。
    我知道,已经顶到她的花心了。
    安妮撑着自己的腰身,勉力喘道:全、全进来……进来了么?我十指牢牢的扣住她的纤腰,低喝道:还有一点。
    随着喝声,腰臀发力,香菇头突破了花心,整枝巨物活塞般进入了安妮的体内,安妮的玉臀撞击在我的小腹之上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,就像结婚的时候放的鞭炮,啪啪作响。
    唔…啊…啊啊……顶……顶到花心了……安妮伏倒在我怀里搂紧我的后颈,屁股如狂风中的荷叶在疯狂摇摆,失神狂乱的呻吟淫唱着狂风骤雨般的沖刺,玉门深处的花心象饿了多时的婴儿一样,不停地吸着香菇头,想要获得更多更大的快感。
    我环住安妮的纤腰,屁股耸挺结结实实地沖击着这撩人的玉体。
    安妮浑身香汗淋漓,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连抓都抓不住。
    风雨如晦,电闪雷鸣,凤啼鸾鸣,彩云行空。
    安妮记不清自己已经承受了多少波的沖击,只知陶醉倾倒,热烈反应,姿势变了又变,尽力地逢迎。
    突然她玉体一阵痉挛,花心处阴精泉涌,语不成声的尖叫:啊…啊…不行啦…要…丢了…丢了啊…几乎同时花道嫩壁拼命收缩,想要夹住我的物事,但在我的强力抽刺中,没两三下就溃不成军,只能语无伦次的淫叫。
    ……好、好大力……花心快被……顶、顶坏了……啊、啊……哈……安妮已经无力迎合,象没有了骨头一般任由我摆弄、驰骋,雪白的肉体上香汗蒸腾,空气中弥漫着香豔淫靡的气息。
    刚才在玉莲的体内已经射过一次,通常男人的第二次都比第一次来的慢,来的长久。
    对着这个小骚货便毫不保留,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她雪白的耻丘,发出啪啪的响声。
    一轮密如雨点般的狂插之后,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物事上,一插到底,坚硬的香菇头沖破花蕊。
    此时运动的速度减慢,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转着进,旋转着出。
    每次物事抽出都带出大量的以及里面鲜红的娇嫩,插入时则将粉红的娇嫩一起捣进去。
    物事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香巢中穿插,发出兹兹的声响。
    不久,被我剧烈蹂躏了半个多小时的玉莲被安妮的超大的淫叫声惊动,悠悠醒转过来。
    她的那张芙蓉脸,全是布满了桃花般的红色,一张动人的脸颊骄人豔丽。
    她那媚眼朦胧、娇媚无比、弱不禁弄的样子,让人饱涎欲滴。
    禁不住她的诱惑,下身疯挺着进出于安妮的香巢,双手拉过她的双腿,把头伸了过去,张嘴咬住那美丽的红豆,伸出长大粗厚、而又柔软有韧力的舌头,一下一下的吮着她的蜜桃。
    玉莲下乱蹬两条玉腿,身躯摆动像风吹柳枝一般,连那肥臀也不住的掀动着,竟然又滔滔不止的流了出来。
    安妮臣服在我的胯下,白腻的身子,有如触电流似的抖颤起来,口里的浪语不歇叫唤着,双手抱着我的屁股,帮忙推拉,内里越来越紧、越抽越密,登时发出一阵吱吱唧唧的水响怪叫着激了出来,弄得她把那个圆圆饱满、美白肥嫩的臀,像人家舞狮子头一般的密密掀动着,而又情不自禁,清脸淫意的叫着。
    玉莲的娇嫩被我舔吸得澹澹,好比清泉石上流,流满蜜桃源,我的大口连吸了几口,转过来渡入了安妮的口中。
    玉莲的蜜汁在我与安妮的口中来回搅拌着,两条小舌头与发情的小蛇在浑江中交缠着,搅弄着,最后进入了安妮的肚中。
    呱呱咽下口中的淫液,安妮倍受刺激,玉体一颤,淫叫着又泄了。
    这已经是她今天的第四次了。
    滚烫的阴精喷洒在棒身,刺激得兴奋中的我全身斗颤,腰身跟着一酸,物事连抖,猛地一下刺进她的花心中,然后如火山喷发般,灼热滚烫的精液劲射到娇嫩的花蕊上。
    安妮的花道瞬时一阵抽搐,又是一股温热腻滑的液体迎了出来,全身绷紧,接着就象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瘫了下去。
    俯下身去,我吻上了安妮不住娇吟的小嘴,将舌头伸了进去,吸取她的香津,安妮也拼命地回应着我的舌头,鼻中发出蕩人心魄的颤吟。
    高潮之后,两个人的身体仍然紧紧相连,我整个伏在安妮的玉体上,她酥胸急剧地起伏,那对颤颤巍巍浑圆挺翘的乳球顶着我的胸膛来回摩挲,一张娇豔朱唇则不住地张合,吐气如兰,星眸迷离,粉颊潮红。
    半晌方才才睁开美目,媚眼如丝地望着我,玉鼻中发出满足的哼声。
    我躺在两母女中间,揉捏着她们的豪乳,道:金娣该生了吧?玉莲轻咬嘴唇,美目脉脉含情的瞟着我,道:都这么长时间了,也该了吧。
    安妮道:应该还没有吧,姐还没回来呢。
    我拍了拍玉莲的屁股,笑道:刚才给你清理过了,现在轮到你了,以后咱们做过之后就不用用纸擦啦,就用你们的小嘴清理,那些东西可是有很好的美容驻顔功效的。
    玉莲癡癡一笑,捏了一下我的小乳头,娇声道:小坏蛋。
    爬起来就要伏在我的胯间,舔吸我物事上的汙秽。
    我捏住她胸前的奶子,笑道:先爲安妮清理,她刚才都喝过你的蜜汁了,虽然是母女,但在我面前都一视同仁,公平起见,你也要用你的小嘴爲她清理清理。
    嘻嘻……安妮嘻嘻笑出声来。
    不要啦!玉莲被安妮笑得难爲情,撒娇道。
    不行,以后就没有大棒吃了!嘻嘻,想吃哥哥得大棒就赶快服务吧,妈妈!安妮挺起腰把她湿漉漉的下体耸向了玉莲。
    嘿嘿,要不你们来一个母女双修69式!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色姐妹插姐姐_四房色播网手机版_成人色五月_色狗电影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