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卷:第八章 百尺天涯

    时间:2018-05-13 实力相差悬殊的一战,单就实力比数看起来,反抗军根本没有胜算,更别说幽灵船背后还隐而未现的无穷邪力。
      但在无尽的绝望之中,人们眼前却仍闪耀着一缕黄金之光,迅速奔窜在舰队各处,发挥着她的智慧与武功,支撑着士兵们所剩无多的斗志,抢救着岌岌可危的战线。
      在东海屹立不摇多年,黄金提督绝不是浪得虚名,无论是她的战术,或是对风向水流的掌握,都令人歎为观止。
      即使是在这么混乱的情形下,她仍然可以发出号令,让舰队作着细緻的扯帆与转向,避开那些横切着扫来的龙卷狂风;变动队形,把进攻过来的龙精、地狱犬与骷髅兵围在中央,用重型武器集中轰击,削减敌人数目,维持有攻有守的局面。
      除了智略与航海的本事,她的绝世武功更是出色,每次剑影一闪,就是数十名骷髅兵支离破碎,就算是素以坚固而闻名时龙精,也接不了她一剑。特别是当她拨剑斩天,迅猛兼备的黄金剑气破空而出,连在半空中唱咒鼓风的两名巫妖都给她一剑扫下来时,一些魇兽被她八歧黄金龙的气势所慑,吓得四处逃窜,竟不敢接近她百尺範围。
      可惜,这样的颠峰表现,却不能挽回整体的劣势。在这里的舰队,大概是反抗军一半的军力,但是这里的魇兽与不死军团,却只是幽灵船实力的冰山一角,李华梅就算再厉害,也只能保住自己,又怎能在如此胜负悬殊的局面下,保得反抗军撤退?
      现在这样的战法,只能被动地挨打,想争取主动唯一的办法,就是直接上封灵岛,击破幽灵船的中枢,这样才有可能逆转战局,但李华梅已是骑虎难下,如果她从战场上离开,哪怕只是短暂一下,斗志崩溃的反抗军士兵绝对会被杀得片甲不留。
      「走吧!」
      加籐鹰也是军将出身,一眼就看出当前反抗军的劣势。保持了一段时间沉默的他,终于作出决断,像是出闸猛虎似的,带着我和羽虹反向朝着另一处山头冲去。
      之前还要费心神去感应,寻找封灵岛上阴气与灵压最重的地方,可是因为结界封锁,我和羽虹并无所获,但如今却不用再为这问题伤脑筋了,因为当幽灵船的封印解开,散播出来的邪气已非任何结界能压制,我们非但轻而易举地看见尸毒浓雾的源头,那个完全被黑气所吞噬的死亡山丘,就连天空都出现明显徵兆。
      天上的浓密黑云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状,与笼罩山峰的黑雾连接,高速地旋转起来;在那片龙卷巨云之中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艘船体的形象,在黑云之中发着紫色光华,顶端的骷髅旗激烈飘扬,鬼气森森。
      依照常理来推断,解封的程序仍在进行,被放逐到异次元空间的幽灵船,渐渐回到现世界来,正疯狂地吸纳周边空间的阴气,将沉睡中的千万亡灵一一唤醒、聚合,并且向被分割封印的另外一半力量发出呼唤。
      (都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,恐怕很难停止下来,武籐兰与我约定的冒险战术,看来是不得不用了……)
      我不喜欢行险从事,更讨厌拿自己的命去冒险,不过事到临头,如果还畏首畏尾,不敢毅然赌下去,那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,而我也没有什么思索与商议的时间,因为加籐鹰和羽虹已经率先朝那山峰冲过去。
      逐渐在现世界实体化的幽灵船,乍看之下并不惊人,并没有发出尖啸,也没有鬼火环绕,单纯以声势而言,甚至还比不上海面上的不死军团,但是当我们逐渐朝那山头闯去,单是那迅速加重在身上的灵压,就让我们晓得厉害。
      羽虹与加籐鹰的脚步明显变重,而顶多只有第五级魔法修为的我,更是觉得胸口无比气闷,呼吸困难,当我们抢到山脚下,我双肩与背后顿时剧痛,像是被千斤重担压顶,举步维艰,更糟糕的是,一阵阵腐恶酸臭的尸毒浓雾扑面涌来,不久之前才面对的窘境,这时又重演了。
      「你们两个!立刻撤离这里,之后的事生死有命,能否再会就凭各自缘分了。」
      加籐鹰也看出情势严峻,接下来的战斗不需要二级战力,如果不是最顶尖的高手,等一下冲进尸毒浓雾后,只会拖累己方,根本派不上用场,所以大手一挥,就让我和羽虹先行离开。
      表情看来诚然豪壮,但以我个人的意见,那根本是预备送死的觉悟之情。
      「大当家,你自己的伤势也很重吧?回复咒文哪有这么好用的?贼秃的治疗只能帮你压下伤势,你要边抗拒尸毒侵害,边与敌人作战……对方可是武间异魔啊,你真的挺得住吗?」
      加籐鹰不料我有此一问,顿时一愣,再看羽虹也是一脸执着欲试的样子,表情顿时温和起来,大手在我和羽虹的肩头一拍。
      「幽灵船如果破印现世,后果比黑龙会肆虐更严重,我是东海的海民,为了东海的万千生灵,有义务战到最后一刻,但你们……不用为了这种战争而枉送性命。」
      加籐鹰的话,说得极是恳切,但如果会被他这样劝走,那羽虹就不是羽虹了,不过在她说话之前,我先伸手拦住。
      「阿虹,这里与山巅还有多少距离?有百尺吗?」
      「高度有将近百尺,可是如果算陡斜路径,应该会再多一点。」
      与一身暴露火热的穿着相异,羽虹的声音听来格外冰冷,或许是她以为我要临阵逃亡,还要拉着她一起跑,所以为之齿冷与不屑吧。不过,天底下可不见得每件事都符合她的想像……
      「比百尺多一点啊……伤脑筋,这样又多了风险。」
      仰望着不见星月的漆黑夜空,我心里忐忑不安地计算了几次,蓦地转头。
      「大当家,谢谢你一直帮我们帮到这里,自从到东海以来,一直在受你的照顾,没有你帮忙的话,我大概早就被黑龙会宰掉了。」
      我现在说的话,听在羽虹耳中一定很奇怪,但是在这种最后关头,我有必要让加籐鹰知道:我也不是一个蠢蛋。
      「以你的智慧与性情,这次带我出海,应该不会是为了救人这么简单吧?不管那个理由是什么,你都是我的恩人,这次如果能够回去,我们再好好谈一谈吧。」
      「你……」
      来到东海以来的首次,我见到加籐鹰露出吃了一惊的错愕表情,能够让这名性情内敛的铁汉有这等惊讶,我就觉得自己的话值回票价。
      「呵,你比我预期中要聪明得多。或许华梅没有选错人,也希望我是真的挑对了人……」
      我和李华梅之间的交往甚为隐密,照理说加籐鹰没理由会知道,听他这番言语隐蕴机锋,我正想追问,天上乌云中轰然炸响,千百道青紫色时疾窜闪光,妖雷魇电,朝着尸毒浓雾笼罩的山峰狂炸而下,瞬间驱散了龙卷狂风,而本来漂浮在半空中的幽灵船,不但型态变得清楚实在,更缓慢地航行驶动。
      「糟糕!没有时间了。」
      幽灵船已经完全被召唤到现世界,跟着就会以自身存在,召唤吸引被分割的另一半力量,进行三大要素的融合,若是真的让幽灵船完整复甦,届时别说是东海,恐怕整个黄土大地都再没有能够对抗的力量。
      「构成幽灵船主体的三大要素,分别是人柱钥匙、被封印于异空间的船身、被封镇于海神官睽的重武装炮。钥匙,可以开启异空间的联繫,而当船身与人柱合一,就会自动召唤武装……」武籐兰在海神宫殿中交代我的话,再次于我耳边浮现。
      「我很不愿意这么作,因为这个方法会对海神宫殿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,可是,如果幽灵船的封印解放到完全实体化,海神宫殿必破无疑,那时候……你就把这几块晶体敲碎……」顾不得说明,我把藏在袖中的几个骷髅状晶体拿出,分别交给加籐鹰和羽虹,用力拍碎。骷髅头都是深色晶体,黑黝黝地不甚起眼,但就在我伸手拍碎的瞬间,碎裂的晶粉扬散开来,笼罩我们週身,顿时豪光闪烁,一股蕴含无穷生机的圣洁白光,以我们为中心扩散开去,把不住吹拂过来的尸毒尽数驱散,闻到的空气一下子清新起来,压得我们动作迟缓的灵压也瞬间消失。
      「这、这是……」
      羽虹和加籐鹰都很错愕,但我二话不说,领着他们就往山峰猛冲过去;而在逐渐退散的尸毒黑雾中,传来了兽群奔驰的踏地声,有某些强悍的凶兽朝我们来了。
      「少主人你要千万记住,这几块当年法米特大人留下的麂力结晶,固然能够驱散尸毒,形成护身光罩,但是一经使用,幽灵船马上就会有所反应,届时守护幽灵船的强力魔兽,将会主动向你们攻击。」
      因此,使用这几块晶体是两面刃,虽然能短暂帮到我们,但却也令得幽灵船主动向我们攻击,战斗的钟声无疑是已经敲响,但这究竟是谁的丧钟,就要看我们能否在光罩效果消失前,成功杀上山巅,登上幽灵船了。「是黑武士!」抢在前头的羽虹看得清楚,失声叫了出来。
      向我们高速急冲过来的,非人非兽,而是两者的综合体。近似雄狮的黑亮头颅,狰狞可怖;顶上无发,而是生着野马似的鬃毛,皮肤黝黑,四肢骨节突出,兇猛的体形彷彿钢铁铸成,一对尖长的獠牙由口中突出,看上去比他们手中的三叉戟、狼牙棒更具成势,正发着摧人肝胆的兇恶吼声,狂暴飙来。
      如果说巫妖是由破戒僧侣或黑魔法术者所化,那么黑武士的原形就是兽人,但这绝非自然形成的异种邪物,早已在大地的历史上绝迹数百年,是早期南鸾的兽人们为了与其他种族抗衡,不擅长使用魇法的他们与部分术者合作,挑选自愿的牺牲者接受血誓诅咒,把具有强健体魄的兽人高手,活生生炼成近似巫妖的不死邪物。
      黑武士力大无穷,狂猛无惧,同时兼具狂战士与不死生物两者之长,是当时最强的生物兵器,在战争中令其他种族大大吃了苦头,直到兽魔术在南奎盛行,有所依恃的兽人们才不再使用这邪魅之法,想来连加籐鹰都不曾亲眼见过。
      「螳螂问心环!」
      兽王拳的猛招,配合凤凰血焰的热力,璀璨地击发出去,组成一片炽烈火网,颠峰的第六级力量,将为首一名黑武士烧成焦炭,更把最前头的黑武士捲入火网之中。但是当年名动天下的黑武士,却委实不容许小看,特别是那股由深刻怨毒化成的战意!即使是那团被烧成焦炭的东西,也还悍然挥了一刀,这才嗉叫着化作灰烬,剩下几名被捲入火网的黑武士,甚至不顾身上还烧着火焰,狂吼着舞戟、挥狼牙棒,冲杀而来。
      剎那之间,黑武士的疯狂兽吼震动天地;转眼一瞬,斩龙刃的绝世锋芒切割天空!
      「吼~~~~」
      连环三斩,以肉眼难赔的高速挥出,将三名黑武士连人带兵器斩作两段,疯狂嘶吼与不死生命瞬间被摧毁,蕴含极刚至柔的无匹气劲,随着斩龙刃的挥动,扫向四面八方。
      仅仅是双方接触的一瞬,尽复昔日勇悍的加籐鹰,就抢过羽虹,率先在敌人阵营打出缺口,更趁势直闯了进去,斩龙刃的冷冽锋芒每次一闪动,就是黑血飞溅,一名黑武士被斩杀倒地。
      其实,这些黑武士的运道很是不好。普通经过僧侣祝福或加持的神圣兵器,能够克制死灵战士,却对黑武士强横的铜皮钢骨没有多大影响,如果不是顶级的神圣兵器,根本无法对它们产生伤害;但加籐鹰手中的斩龙刃,却是创世七圣器之一,当其转化为神圣系效果时,世上任何神圣兵器都无法与之相较,更绝对是不死系妖物的剋星。
      只有神兵的异能与锋锐,没有超卓武功配合,斩龙刃顶多挥出几击,使用者就会气血枯竭,倒地暴毙,但加籐鹰的地霸气诀配上斩龙刃,唯有完美两字能够形容的搭配,令他在黑武士之中所向无敌,即使是数百年前最强的生物兵器,也没有任何黑武士能接他一招。不过,预备一开始就将敌阵闯出缺口,趁机杀上山去的人,并非只有加籐鹰一个,在羽虹与黑武士短兵相接时,我也有了动作。
      「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·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,服从壬裁广具体而现形,出来吧,地狱淫神!」
      论战力,能够飞行的凰血牝蜂自然胜过水火魔蛛,但身为凰血牝蜂宿主的羽虹近在咫尺,我随意召唤凰血牝蜂,不晓得会否对她产生影响,若是一下子将她的力量抽空,那反而弄巧称作拙,为了慎重起见,我决定还是召唤水火魔蛛。
      「水火魔蛛!」
      回应我的呼唤。两尺半长的黑红魔蛛由虚空中浮现,甫一在我脚底具现化完成,立刻八爪齐动,朝前方高速奔驰。
      「护身神光只有一炷香的时间,以冲跑的距离来算,顶多只能护你百尺,所以不能太早使用。至于怎样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登上幽灵船,那就要靠少主人的智慧了。」武籐兰的告诚,我心中有数,路上也早就想了一些变化策略,如果要一面与敌人作战,一面杀出去了——我的力量定然讨不了好,既然如此就赌在速度上,全力搏搏看。
      「天之云,地之风,腾空而动,化作千里之神足!」
      得自黄晶石的咒语,对所有种类的地狱淫神都能起作用,本来速度不算很快的水火魔蛛经过持咒,八爪连环点地,腾驰速度疾逾奔马,两旁景物不住飞快倒退,让我一下子抢过加籐鹰,成为最领先的一个人。
      水火魔蛛的八爪飞快挥舞,不住将黑武士撞开,左窜右闪,如风驰电掣般飙冲上山,黑武士的愤怒吼叫在耳边连续响起,狼牙棒、三叉戟交相刺来,但体积笨重的水火魔蛛在咒文驱策下,身形滑若游鱼,轻巧从黑武士的包围网中窜出。
      「啪!」
      「啪哒!」
      些许异声在耳畔风声中响起,我心中诧异,一摸脸上染血,才发现有些体积小的不死生命体迎面冲来。噬血妖蝠、死魂蝶、咒怨蜂之类的小东西,迎风高速冲来,形同箭矢,是专门针对高速敌人的妙着,若非护身神光仍在作用,猝不及防下,我已因此被钻得满身是洞,死得不明不白了。
      有翅膀可以飞行的羽虹,甩脱包围,飞在半空,见到我这边情势危急,本来要急急忙忙飞过来援手,但空中响起一声尖啸,无数噬血妖蝠开路,朝她激射而至,在层层蝠影乱舞中,有一道又邪又快的黑影,直指羽虹而射来。
      羽虹正自鼓催火劲,在週身扬起熊熊烈火,将乱射而来的妖蝠群烧焦、烧死,但对于层层蝠影中的那各奇袭者,并非毫无準备,右指一翻,勾画几个弧形,螳螂问心环夹炎射出,凌厉地破开大气,将挡在前头的噬血妖蝠消灭,正要命中那人时,千百蝠影乍然分散,一条雪莹如玉的白骨邪鞭破风而出,快得让人不及防御,就套在羽虹的右腕上。
      「邪莲?」
      留心着天空战况的我,见状吃了一惊,因为以幽灵船解封的状态,身为人柱钥匙的邪莲没可能离开,而事实也证明我想得没错,因为当蝠影散去,握住白骨邪鞭另一端的,是和羽虹毫无分别的雪白手掌。
      「姐姐,你终于来了!」
      「虹儿,姐姐还是好捨不得你,你就陪着姐姐……一起到地狱去吧!」
      一场不能逃避的战斗,姐妹两个缠斗在一起。得自邪莲的白骨鞭,似乎大幅度提升了羽霓的邪力,白骨鞭在她手里伸缩无定,变化莫测,像是一道白森森的人骨巨蟒,自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吞吐攻敌,把羽虹压在下风。
      但相较之前的几次,羽虹却没有太多的激动,反而像是早已料到有此一战,一见到羽霓出现,整个精神马上沉着下来,火红的武斗袍服风中翻飞,环绕于雪嫩玉臂上的炽烈血焰剎时消失,转换为一种晶莹剔透的白洁光芒。
      炽烈化为内敛,狂暴勇悍的善王拳气势开始昇华,散去外在的兽形气势,进行元神的深度质变。当这过程在瞬间完成,缭绕羽虹身边的炽烈火焰,伴随着满天的拳影一同惊爆出去。炼精化气,炼气沖神,兽神变!「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~~」
      拳头如雨点般漫空乱舞,剎那间,方圆十数尺内彷彿全都是拳影火光,高度密集的流星拳雨,轰溃了白骨邪鞭的鞭网,直击向羽霓,她一下子连挨十多拳,整个人远远地给轰飞出去。
      兽王拳的高段绝学,当日白澜熊手中至刚至猛的白金之拳,羽虹也终于能够运用,流星拳雨纵横天边,将羽霓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节节败退,从天空的这一端打到另一端。
      羽虹那边佔了上风,但我这里的困境却没好转,在我感到迟疑时,身后传来加籐鹰的大喝。
      「你们别管,继续往前冲!」
      赶到我身后不远处的加籐鹰,斩龙刃的锋锐气劲分三道怒涌而来,自我耳畔狂擦过去,「刷刷刷」几声,再次为我开路,将身前数尺的细小生物全数清空。
      (干得漂亮!大当家,你这招真是太帅了!)
      我暗自踏足一催,水火魔蛛的八爪重重一蹬,整个身躯腾空而起,自一群迎面杀来的黑武士头顶轻飘飘越过,才一落地,就再谈急速冲奔出去,百尺多的路程,转眼问就过了一半有余,在越来越近的山顶之上,通体由白骨组成的幽灵船,形影也越来越清晰。
      「糟了!」
      当这咫尺天涯的百尺山路被我闯过一半,水火魔蛛像是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,疾行的动作为之一顿,我抬头往山顶上一望,只见理应稀有难得的黑武士,此刻竞彷彿山洪爆发般,大批从山顶奔冲下来,气壮山河的兇猛吼声响若霹雳,清楚地向四周宣示,它们要杀尽阻挡在前的一切,毁灭每一件看到的东西!
      我驱策水火魔蛛往前冲去,但敌人阵容太过密集,高速战略已经发挥不出作用,我与水火魔蛛很快就陷入层层包围,週遭十多把重型兵器一起狂砸了下来,水火魔蛛扬动八爪挡架,躯体就很快出现伤痕。
      黑武士频繁而狂暴的攻击,水火魔蛛明显承受不住,我虽然施放淫慾结界,增加水火魔蛛的抗击力,也往周围放射淫精灵还击,但对于这些不死系生物中的棘手货色,淫术魔法并无法产生什么针对性效果,还不如直接拿百鬼丸挥斩。
      「看我的圣剑!」
      百鬼丸割伤黑武士的身体,冒出了袅袅黑烟,这些早已没有痛觉的邪恶生命体却露出痛楚表情,那正是神圣兵器的克制效果,但我虽然手持高等的神圣兵器,却没有加籐鹰那样的武功,百鬼丸的杀敌成力不强,黑武士只伤不倒,反而将水火魔蛛的蛛爪击断,眼看败亡危机就在眼前,我也没得选择。
      「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·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,服从于我,具体而现形,出来吧,地狱淫神。凰血牝蜂!」
      糟糕的预期果然发生,就在我召唤出凰血牝蜂的那一刻,不远处正在和姐姐交战的羽虹,所挥出的拳影突然变慢,随着凰血牝蜂的具体成形,她身上的火光也迅速硷弱,彷彿全身的元气与力量急遽流失。
      「为、为什么?」
      羽虹露出了惊骇莫名的表情,被她压制在下风的羽霓,自然没有错过这个良机,右手一挥,吞吐不定的白骨邪鞭倏地回收,在一串骨骼压挤拼凑的爆响后,长长的邪鞭压缩成了一柄白骨妖刀,惨森森地散着寒气;羽霓展翅飞翔到妹妹身前,拼着连受了几拳的轻伤,刀锋迎风一推,鲜血喷散飞溅,锋锐轻薄的白骨妖刀没入了羽虹雪白的小腹。
      「唔!」
      羽虹眼中闪过痛楚,但作出的反应却很激烈,不顾腹中伤害,双手张开,牢牢搂住羽霓,两姐妹的身躯紧贴无间,剎那之间由体内透燃出一团烈火,将她们两姐妹化为一颗火焰流星,熊火焚身,一起从天上往海面坠下。
      (这小婊子拚命了!)
      羽虹同归于尽的打法,让我大吃一惊,但看她是坠往海边,想来还为自己留下了后路,而我也没什么替人担心的余裕,因为就在那颗火焰流星落海的同时,壮烈牺牲的水火魇蛛惨被黑武士群给打爆,碎成一堆残破血肉,而黑武士跟着就把目标指向我。
      「哪有这么容易!」
      黑武士叉戟齐下,早有预备的我腾身跳起,抓住凰血牝蜂的足爪,随着它的振翅,我的身形陡然拔高,令所有叉戟全数落空,并且朝山顶飞去。
      「吼!」
      见我飞起,黑武士群有了动作,他们虽然不会飞行,但却能用托足底抛掷的方式,把同伴扔到空中;凰血牝蜂飞行不快,正要再度拔高,五个黑武士已在我左右出现,挥戟扔叉,势要将我一击杀毙。
      斜眼望去,只见加籐鹰被过百名黑武士包围,兵凶战危,连多往这边望一眼的余裕都没有,而我身形腾空,两手抓着蜂足,全无抵御之能,眼看就要被这些三叉戟给命中,耳边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。
      没有风声,因为斩天破空的剑气先疾风而至,剎那间,我眼前儘是一片闪亮的黄金色彩。和巨大的黄金剑气相比,黑武士的壮硕身躯都显得渺小,但这黄金巨剑却精準得没有一丝差误,瞬间一一命中我身前的五名黑武士,将他们粉身碎骨,还顺势往下一拖,连带歼灭下头正要掷起的十多个黑武士。
      划破黑暗的黄金剑气……来自海上!
    直到这一刻,我才深切体悟五大最强者有多厉害,儘管我知道李华梅势将为了这一剑,付出沉重代价,甚至已经内伤呕血,但她一面在海上作战,还能一面观察到我这边的状况,在危及之际,倾全力助我天涯一剑,这手本事委实惊世骇俗之至。
      阻拦我的黑武士被消灭,山顶上一时还没生出新的守卫,我趁机迅速移到山顶,眼看着这最艰困的百尺山路即将走完,幽灵船近在眼前,我心头方自一喜,突然一道刀气自幽灵船上飞射而来,强大凶悍,一击就把凰血牝蜂击成粉碎,余劲不减,将我护身神光完全破坏,整个人也坠往地下。
      (第七级力量!是黑巫天女?还是武间异魔?)
      我落地滚了两滚,身上甚是疼痛,脑门甚至留下鲜血,上传来狂笑。
      「哈哈哈,有本座在此,没有人可以登上幽灵船!」
      武间异魔的狂妄大笑声中,又是一道刀气对準我射来,摆明是要取我性命,我正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一声稚嫩的女音遥遥传来。
      「不准杀他!」
      一道黑影来得好快,声音刚开始还在十数尺外,却在瞬间来到我身前,纤手一抖,长短双刀齐出,为我硬挡下武间异魔的绝命刀斩。
      那个声音依稀有些耳熟,特别是那种稚嫩清脆、有若女童的特殊口音,非常特殊,令我脑中浮现了一个身影。
      睁开眼睛,眼前的娇小身影,正与我之前脑海浮现的背影重叠,特别是在两劲碰撞,冷电似的清冽刀光,照完了她的忍者装束,将那娇小人儿胸前硕大而浑圆的夸张曲线映出时,我脑中顿时乱得无以复加。
      (为、为什么她会来救我?)
      黑龙会两大人形化身之一,东海第一刺客,鬼魅夕!
      作者后话:
      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时间,又与读者朋友见面,真是阿里布达作者的不胜之喜。
      首先,要交代的一件事情事……靠,从第七集开始,有一个人名一直很混乱,「天海幻僧」、「空海幻僧」,作者两个名字居然交错来用,算一算从开始错到现在,起码半年了,作者自己没发现,编辑没发现,居然读者们也都没提出来,这……这个错误不小啊,为什么没人发现呢?
      在此向大家致歉,另外,正式定名为「天海幻僧」。
      阿里布达年代记的重出工作,目前正在进行,我也开始修稿,更正以前作品中的错漏,但一个人的力量总是不足,希望各位读者朋友来信指正,以前的作品中有哪些BUG.另外,我想不用眼睛太锋利的朋友也能发现,阿里布达又换了画家,这点并非我的初衷,因为我实在不愿意自己笔下的人物有太多形象,但总之……事情就是自然而然变成这样了。
      新画家的笔风我很喜欢,虽然以目前而言,他笔下的人物稚气稍重,画成熟女性时会出现问题,但是他的工作态度认真,愿意把书看完,自己根据书中情节来设计绘画,对于作者而言,这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我很愿意与他合作,进行阿里布达年代记的重出工作。
      上集的封面,是李华梅于鬼魅夕的对峙。一如当初年代祭第六集阿雪的封面,上集封面在出版之后,会发生不少争议,其中最主要可以想像的问题,果然又是胸部尺寸。
      我从不让画家背负不需要的黑锅,所以要再次澄清一下,鬼魅夕的画法,是我所坚持与指定的,理由……因为书中的设定是这样。
      「因为身材瘦小、腰又纤细,抖动起来的视觉效果,几乎让我当场就喷出鼻血……想像一个尚在发育的清纯少女,却挺着一对哈密瓜似的硕大乳球,大概就是那么刺激!」~摘自阿里布达年代记,第二集,第五章。
      身为作者,我认为书面与插画的人物符合原作设定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童颜、巨乳、细腰,鬼魅夕的画我早就想试试看了,这一次终于实现,我个人非常喜爱。
      每个作者多少都有些喜好,或者该说是恶癖,总之呢,能够容忍的朋友,就请对作者的恶趣味莞尔一笑,觉得实在难以忍受的朋友,那我们……就两个月后再见啦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li.com 激情综合站:色姐妹插姐姐_四房色播网手机版_成人色五月_色狗电影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